從我第一天認識他,就是個開心正能量的人。
有時候跟別的朋友介紹到他,
我都會說,我是個黑暗面的雙子座,他便是光明向的。
那夜我們倆一時興起的拍攝,
他把我的襯衣套上,未幾,他哭了。
那是我們認識好幾年來,第二次看到他落淚。
第一次他陪著我一起哭,而這第二次,是個意料之外。
「你怎麼都用這同一個香水」他哭笑不得的怪責我。
果然,嗅覺,是人一輩子最深刻的官感。
知己好友啊,就是可以一起笑也可以一起哭。
感謝你的出現,成了我鏡下重要的一員、我重要的朋友、我在台灣的公關代表。
愛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