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我全然信任一個人的時候,
一些日常小事我幾乎都想交給他做決定,
然後去洗手間還是要走開一下下的時候,
錢包手機都會直接丟給那個人來保管。